第一章,醉茶庄

  蓉城有两条出名的古街,一条古街位于城北名叫城北古玩街,另一条古街位于城南名叫城南茶城。这两条古街都有上百年的历史,房屋以二层木楼为主,勾栏相连。地面完全由青色的石板组成,还有参天大树屹立在街道两边。两条古街不仅地理位置俱佳完全占据在一环内,而且风景也是独好。

  这一天鸟儿刚刚起床飞上枝头,太阳还未完全露面。就有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,夹着一个真皮的公文包,来到了城南茶城。疾步走到了一间名叫醉茶庄的茶叶铺外,中年人的面色焦急,香烟有一根没一根的放入嘴中,完全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。

  中年人身前的醉茶庄面积不大,门头略显陈旧和城南茶城中的其他茶庄比起来简直是泥云之别。另外醉茶庄所在的地方相对来说比较的偏僻,位于大街的角落。也为难中年人能够准确无误的找到醉茶庄。

  “也不知道包老板能不能成,像不像老潘说得那么神”,中年人将嘴中的烟头丢在地上,用脚踩灭之后,心事重重的自言自语说道。

  中年人口中的包老板就是醉茶庄的唯一东家,也就是英俊潇洒的我。嘿嘿,我名叫包杨,包是包尖嫩绿茶的包,杨是杨山早春茶的杨。我出身那天母亲死于难产,父亲得知母亲生孩子紧赶慢赶的从外面回来。却因为天黑在距离家门二十里的地方,不小心坠入了悬崖丢掉了性命。我对父母的印象只停留在两个字上。这两个字就是包和杨。包是我父亲的姓,杨是我母亲的姓。当年父母去后,好心的村民们收留了我,给我取包杨这个姓名,就是为了祭奠他们两位。

  长大之后,我在蓉城落脚并在城南茶城中开了一间名叫醉茶庄的茶叶铺。茶业铺面积不大,里面也没怎么花钱装修,但是我铺子里面的茶业却样样天价。普通的红茶我买三千一两。普通的普洱我买五千一两。偶尔有客人窜进我的店子,全部被坑人的天价吓得掉头就走。所以我的茶叶铺一般都是三个月不开张。

  有朋友听我说道这里可能要问了,既然我的茶叶铺三个月都不开张,为什么我还要继续开下去,难不成是吃饱了撑着。实际上我的茶叶铺还是有客人光临并且成功达成交易的,而且来我这里的客人大都出手阔绰,往往买茶都是论斤。所以我每一次开张最少都能吃上三个月。这就是三月不开张,开张吃三月。

  在狭小的茶业铺里头,有一间狭小的卧室。我平常就睡在这个卧室中。卧室的陈设非常的简单,一张一米二宽的木头床,一个猪肝色的大衣柜。除此之外卧室里面还有一些锅碗瓢盆,大部分时间我都是自己做饭吃。毕竟自己做饭吃是有好处的,可以少摄入一些地沟油。

  对了,卧室虽然狭小,但我并不是一个人住,我还有一个室友。我的室友是一只公鸡,正宗的花毛儿公鸡。红色的毛,金黄色的毛,还有黑色的毛相间在一起看上去花哨得很,所以这只公鸡有一个非常好记的名字,花公鸡。

  花公鸡可不是一只普通的公鸡,它除了不会打鸣,对母鸡没有兴趣之外,他懂的东西比许多人懂的都多。另外花公鸡是一个有故事的公鸡,它还有一个特长,全世界的公鸡都没有,那就是花公鸡会说人话,会说地地道道的的中国话。

  “在不开张,就没米下锅了”,这会儿花公鸡就趴伏在我的小床上,用一种略带幽怨的声音开口说道。

  我看了花公鸡一眼,不慌不忙的说道:“你怕什么?你可以出去吃虫子,还可以出去勾兑勾兑小母鸡。你的日子永远都是阳光灿烂”。

  “放屁”,花公鸡翅膀一扇跃到我的身前,厉声对着我说道:“你才吃虫子,你才勾兑小母鸡。我鸡哥,只会看女人白花花的大屁股,只会吃又香又糯的东北大米”。

  花公鸡可没有说谎,它的确是一只另类的公鸡,对母鸡不感兴趣的它却对人类女性多有了解和兴趣。另外他也的确只吃东北大米,而且不是吃生的,熟的东北大米饭上浇上一层薄薄的香油,花公鸡才会大快朵颐。

  有人会说我为什么要惯着一只鸡,我只想告诉大家。花公鸡不仅是我当前阶段的人生伴侣,还是我的师父,交给了我一项非常厉害的本事。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容以后再慢慢的详谈,因为我即将要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那就是打开房门,开张做生意,虽然我不敢肯定今天会有人光临我的茶叶铺。

  我对着花公鸡伸出左臂,花公鸡会意轻轻一跃跃到了我的怀中。我抱着花公鸡刚刚打开了醉茶庄的大门,一眼就看到了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。

  “这位年轻英俊的小哥想必就是包老板”。不待我开口回答,中年人又望着我怀中的花公鸡说道:“包老板手中的这只鸡有些不同凡响呀,一看就知道这只公鸡乃是一只雄鸡,是真正的鸡中霸主”。

  听到中年人的话,我心头一喜。听中年人说出的两句恭维话,我就差不多知道今天醉茶庄要开张了。很快就有钱入账,可以买米买油了。

  “这位先生到底是要买茶还是要买鸡,如果是买茶就请移步里面,如果是买鸡的话,从这儿往右饶过三条街就是农贸市场,里面活的死的鸡要多少有多少”。

  “包老板幽默,我叫唐堂棠,听两位朋友说包老板茶铺里面的茶能够安神平心静气,今天我特意一早过来看看”。

  听到唐堂棠的话我彻底的放下心来,感情中年人是朋友介绍而来。既然如此今天这笔买卖是跑不掉了。

  “唐老板里面请”,我摸了摸花公鸡的脖子对着唐堂棠说道。心中暗喜,因为看唐堂棠的打扮,这家伙兜里面钱应该不少。

  
【作者提示】点此追书方便下次阅读!
上一章
下一章

背景色
直播间
下载APP整本图书免费读 海量图书任你选,快来下载吧!